第829章 归途(八)

“奉天承运皇帝诏曰:

骠骑大将军韩长亭、车骑将军韩望书,本应以身作则,垂范后世,孰料,敢悖天常,不知覆露之恩,罪不容诛……全族尽数处斩……”

这宣旨的声音实在太过洪亮,仍旧躺在床榻之上的南屏也听个真切。

尽管心里已有预期,可是亲耳听到之后,她还是能感觉到眼泪无声涌出。

她重生之后,一直所惦念的结局正是这样。

若早知道是这样,她是不是应该不要回来?

果不其然,她听到一片痛苦哀嚎。

在前世嫁到韩家那十几年来,南屏只围着韩望书和欢儿打转。

她不明白朝廷上的事。因为不甚明白,也不甚关注。

再度回望前世她对韩望书的一腔深情,她发觉,情谊虽重,可维系他们之间的似乎只有那些床榻之事。

她从未真正走进过他,每替他分担过任何烦忧。

真正的喜欢,应该是扶级而上的。

是相互成就、共同奔赴的。

她对他的不是爱,而是迷恋。

而他对她呢,应该大多来自身体上的吸引,对她辛苦操持家事的感恩。

此时,她努力回想,为什么韩家能走到这一步?

可只有断断续续的记忆:

似乎前世也有类似朱镇的这样的术士出现在皇上周围,且不只是一个。

若是一个靠谱,就不会出现很多个。

这些术士从皇上那里骗取了信任,骗取了富贵荣华。这还好说。

他们最不应该的是,给了皇上希望,又让皇上失望。

让皇上失望也还好说,只是这些失望会越来越滋生皇上对身边人的猜忌。

倒霉的人也就越来越多。

讲真话的倒霉,趋炎附势、口蜜腹剑的人惯于在律法的边缘曲解律法来讨好皇上。

这一世的韩望书,竟还想着在这样的局面下被听见、被看见,实在是有些糊涂了。

而韩家满门的性命就要被处斩。如此严苛,如此惨绝人寰,竟连妇孺的性命都没有留下。

不过没有留下也有没有留下的好。

女子都要被送去教坊司或者军妓营,还有可能作为一种工具去讨好朝廷打不过的异族。

没有一条是她的云儿能走的路。

可好死不如赖活,她虽生了云儿,可也没有能力为云儿做决定……

哀嚎声越来越大,南屏的泪水也越来越汹涌。

她知道自己是要到了离开的时候了,她也不清楚自己为何会逃过这场凶险,会在前世今生里来回穿梭。

也许是因为五岁时生就那场大病有关,也许就是在父亲挥金如土的治疗里,不知就旋开了哪把齿轮,让她可以体验这死生的奥妙。

庄生晓梦迷蝴蝶。

朦胧中,她已不知自己是在前世,还是今生;是人,还是蝴蝶。

这生生死死,死死生生背后的难题,都还会解开么?

“南屏,你终于醒了!”

南屏睁眼,看见韩望书那张清癯的面庞。

她回来了!

她笃定眼前的人就是今生的韩望书,她轻而易举地就捕捉到他冷清眸子里的深情。

就算是这一切都是镜花水月的幻影,她也甘之如饴。

因为,她知道,他会在她的身边,如影随形。

折桂为妻 - 第829章 归途(八)
目录

阅读本书,两步就够了......

第一步: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

扫一扫

第二步: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

扫一扫

不知道如何扫描?

×

正在处理。。。